香港公司注册

010-6580408613520267395

离岸公司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知识产权新闻 > 正文

塞嘉公司和乐臣公司专利侵权诉讼

2016-08-02 11:53 来源:超凡知识产权 编辑:Wafer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原告赛嘉公司法定代表人罗宁于2010年5月31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电动牙刷的声波振动结构”的发明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并于2013年3月20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XXXXXXXXXXXX.7。2013年6月5日,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变更为原告。2014年,原告从被告在天猫网站开设的“乐臣家居专营店”购得“LEBOND力博得正品感应充电式变频防水静音声波电动牙刷”及“lebond力博得电动牙刷成人自动牙刷新品C0”各1件,经比对分析,该两款电动牙刷的技术特征落入了原告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为此,原告认为,被告未经许可,许诺销售、销售上述被控侵权产品,已构成对原告专利权的侵害,对原告的合法权益以及市场秩序造成了严重损害,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涉案专利权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立即停止销售和许诺销售侵权产品;2.被告销毁库存的侵权产品;3.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4.被告赔偿原告因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律师费用、调查费用、公证费用等合理支出3万元。

  被告乐臣公司辩称:1.依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咨询中心出具的《授权专利检索报告》,涉案专利的5项权利要求均不具有创造性,检测报告附件显示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已有多项在先专利可以涵盖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故涉案专利不应被授予专利,被告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宣告涉案专利权无效,本案应当中止审理;2.被控侵权产品已全部下架,也不存在库存;3.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原告涉案专利的技术特征不同,被控侵权产品使用的是现有技术,故被告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请。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5月31日,罗宁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电动牙刷的声波振动结构”的发明专利,并于2013年3月20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XXXXXXXXXXXX.7。2013年6月5日,经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准,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变更为原告,涉案专利目前处于有效状态。原审法院认为,原告是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其专利权尚在保护期内,依法受到法律保护。被告认为根据其提交的《授权专利检索报告》,涉案专利缺乏创造性,当为无效专利,其请求宣告涉案专利权无效的申请已由专利复审委员会受理,故本案应中止审理。但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的规定,对于人民法院受理的侵犯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被告在答辩期内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权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不中止诉讼,且被告提交的《授权专利检索报告》并非是有权机关对涉案专利权利状态进行的判断,故原审法院对被告请求中止本案审理的意见不予采纳。原审法院归纳的主要争议焦点为:一、被控侵权产品是否落入原告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被告主张的现有技术抗辩是否成立;三、如构成侵权,被告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一、原告明确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主张权利,认为两款被控侵权产品均包含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被告则认为存在以下四处不同:一是被控侵权产品是电动牙刷,而涉案专利是声波震动牙刷;二是微型电机装入的位置与刷毛间的距离与涉案专利不同;三是刷头传动杆与主体内部支架的连接方式不同,涉案专利是通过结构件的紧密卡接,被控侵权产品采用的是直接套卡的方式,然后通过软胶件与主体外的挤压防止分离,且主体前端与支架不固定;四是被控侵权产品的牙刷手柄只有主体,而涉案专利由主体和主体配件两个部分组成。针对被告主张的上述区别,原审法院认为:针对区别1,涉案专利权利要求相对应的技术特征为“电动牙刷的声波振动结构”,由于声波是一种机械波,“声波振动结构”即机械振动结构,被控侵权产品也是电动牙刷,通过振动源微型电机产生并输出机械振动波,故可以认定被控侵权产品具有该技术特征。事实上原告公证购买的被控侵权产品其中一款的品名就包含有“声波电动牙刷”字样,且两款被控侵权产品外包装盒上标示的信息中也提及“LEBOND是声波电动口腔护理领导品牌”;针对区别2,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所对应的技术特征为“所述的微型电机设置在传动杆的内腔中并靠近牙刷头体”,被告对被控侵权产品的微型电机装入位置是传动杆内腔中没有异议,虽以微型电机与刷毛之间距离的不同作为区别点,但被控侵权产品的振动源微型电机设置在传动杆内腔中的位置是在靠近传动杆的头部,也靠近牙刷头体的位置,且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对微型电机与牙刷头体间的具体距离并未限定,因此,应当认定被控侵权产品的该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所对应的技术特征构成相同;针对区别3,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所对应的技术特征为“所述传动杆的后端与装配在牙刷手柄的支架相连接,手柄内部安装有控制微型电机的主控板,由主体构成的手柄前端固定有连接传动杆的支架”,被控侵权产品在牙刷手柄内也有一安装支架,其上安装有电路板等零件,而其头部有作为传动杆的连接架部分,传动杆的后端通过卡扣直接与上述安装支架的头部相连接,该安装、连接支架与牙刷手柄是两个部件,一旦电动牙刷安装完毕,传动杆、手柄、支架三者即固定,也就是说,在正常使用状况下,三者是固定连接。另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对传动杆与牙刷手柄的支架的具体连接方法也并未限定,故应当认定被控侵权产品的该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所对应的技术特征构成相同;针对区别4,涉案专利的说明书中对该权利要求1中的“主体配件”及“主体”未有进一步的结构说明,但通过说明书附图1对其结构的支持,可以看出两者为一体或一个部件,亦即都是手柄,主体配件是主体手柄的前端部分,形状为外部圆锥形缩小,内有环状的台阶,被控侵权产品的牙刷手柄也具有相同的结构特征,故应当认定被控侵权产品的该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所对应的技术特征构成相同。综上,被告的主张不能成立,被控侵权产品的其余技术特征也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相对应的技术特征相同,故两款被控侵权产品均落入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保护范围。

  二、被告主张的现有技术抗辩是否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五款规定,现有技术是指申请日以前在国内外为公众所知的技术。被告引用了申请号为XXXXXXXXXXXX.6的发明专利申请公开说明书,该说明书载明的公开日为2006年8月2日,早于原告涉案专利申请日,在时间上属于现有技术方案。被告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使用的现有技术是将振动源设置在牙刷头内部,将振动源上提,振动原理与现有技术相同。原告认为现有技术和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有很大的区别,现有技术没有传动杆,两者振动源的结构及电机安装位置均不同。原审法院认为,根据被告作为现有技术比对文件向法庭提交的申请号为XXXXXXXXXXXX.6的发明专利申请公开说明书,其公开的“一种电动振动牙刷”的技术特征显示的振动源是设置在刷头的空腔内,该说明书实施例有多个,但相关附图披露的振动源设置位置都是在刷头的空腔内;虽然现有技术的柔性体也为中空,但其未说明振动源是设置在内,故被控侵权产品与现有技术一个主要不同点在于两者振动源设置位置不同,被控侵权产品的振动源设置在过渡的(传动)套杆内,而现有技术的振动源直接设置在刷头内,现有技术缺少被控侵权产品所具有的内装振动源的传动杆这一技术特征。因此,被告的现有技术抗辩不能成立。

  三、关于被告应当承担的责任原告提交的公证书已充分证明被告实施了许诺销售和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且如上所述,被控侵权产品落入了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故被告未经原告许可许诺销售、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已构成对原告专利权的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停止侵权应包括停止许诺销售、销售侵权产品和销毁库存的侵权产品。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侵权遭受的损失以及被告的非法获利,且无专利许可费可以参照,因此,对于被告在本案中所应承担的赔偿数额,原审法院依据涉案专利的类型、涉案专利在实现产品利润中所占的价值比重、被控侵权产品的售价及可能的利润、被告实施的侵权行为的性质及情节、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35,000元。

  【一审判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二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2015修正)》第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乐臣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对赛嘉公司享有的“电动牙刷的声波振动结构”(专利号:ZLXXXXXXXXXXXX.7)发明专利权的侵害;二、乐臣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赛嘉公司包括合理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5,000元;三、驳回赛嘉公司的其余诉请。

  【二审案情】

  判决后,乐臣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赛嘉公司一审全部诉讼请求,由赛嘉公司承担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其主要上诉理由是被控侵权产品所使用的技术方案是现有技术,不构成对涉案专利权的侵犯。

  被上诉人赛嘉公司答辩称:被控侵权产品技术特征与乐臣公司二审中主张现有技术的技术特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因此上诉人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中,乐臣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一份证据材料,系公开号为US2002/XXXXXXXA1、公开日期为2002年9月5日、名为“牙刷”的一份美国专利申请公开文献的电脑打印件及其中文翻译件(以下简称美国专利文献),用以证明被控侵权产品所使用的技术方案是美国专利文献中描述的技术方案。针对乐臣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材料,赛嘉公司质证认为,对于美国专利文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可,但该份证据无法证明乐臣公司主张的待证事实。赛嘉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一份证据材料,系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出具的第28837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的复印件,用以证明涉案专利与美国专利文献中的技术方案不同,故乐臣公司主张的现有技术抗辩不成立。针对赛嘉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材料,乐臣公司质证认为,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由于乐臣公司已对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该决定提起行政诉讼,故对该份证据中的相关内容不予认可。

  结合双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本院认为:一、乐臣公司向本院提交的美国专利文献真实、合法、与本案争议事实具有关联性,且公开日期,即2002年9月5日,早于涉案专利申请日,即2010年5月31日,故符合证据形式要件,本院予以采纳;二、赛嘉公司提交的决定书真实、合法,且系针对涉案专利所作,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亦予以采纳。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

  【二审判决】据此,乐臣公司的现有技术抗辩与法不符,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原审法院关于被控侵权产品侵犯涉案专利权的事实认定正确,适用法律无误,判赔数额合理,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75元由上诉人上海乐臣贸易有限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超凡点评】

  本案争议焦点涉及专利侵权诉讼的现有技术抗辩, 我国专利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现有技术”是指专利申请日以前在国内外为公众所知的技术。现有技术的公开方式有:涉案专利申请日以前在世界任何地方通过公开的出版物发表、在国内外公开使用或以其他方式为公众所知。另根据专利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判断被控侵权技术是否“属于”现有技术时,一般采用类似专利授权中的新颖性判断原则。首先,要适用新颖性的单独对比原则,不允许将几项现有技术结合起来比对。如果一项现有技术与被控侵权技术完全一致,则现有技术抗辩成立。其次,如果被控侵权技术与现有技术存在差异,但差异仅仅是“惯用手段的直接置换”或“所属技术领域的公知常识”等,也应认定现有技术抗辩成立。


文章标题:塞嘉公司和乐臣公司专利侵权诉讼

关键词阅读: 塞嘉公司 乐臣公司

本文地址:http://www.gongsizhuce168.com/news/zhishichanquan/15334.html

北京港骏版权所有 © 转载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上一篇:礼来公司诉华生制药终审逆转 专业性商业秘密成关键
下一篇:外贸企业商标获取,按部就班还是抄近路?

    「塞嘉公司,乐臣公司」相关文章:

  • 香港:香港九龙尖沙咀东部加连威老道100号港晶中心8楼805室
  • 电话:(00852) 23880707
  • 传真:(00852)23327070
  • 北京: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外大街19号华普国际大厦907A室
  • 电话:(010) 65804086
  • 传真:(010) 65804141
  • Copyright ©2005-2015 「北京港骏」版权所有 | 手机站
  • 京ICP备11003271号-2 | 北京港骏国际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经营性网站备案中心 朝阳网络警察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360安全网站 中国文明网